2013年2月12日 天氣非常好,

與朋友在大林火車站,我們抬起頭研究時刻表時,

朋友一個轉向著左方說:就坐這班…

話停了。

順著左方看去,原來朋友看錯了人,竟對著一位爺爺說話,

我們忙著笑,朋友忙著道歉,

爺爺笑笑著用國語說:沒關係我也是要搭這班,

我孫子都像你們這般大了,趕緊去買票,我還有買到位子呢!

 

從大林前往台南的火車上,

沒想到我們的座位就在爺爺旁,

不知為何,他讓我感到非常的親切熟悉,讓我想與他多說說話,於是坐在他的旁邊。

火車開動後,我抓了時機,偏頭問了一句

爺爺…您年紀多大了呀?」…開始了兩人的聊天。

 

從聊天中得知,

爺爺是個榮民,今年86歲了,

民國16年生,八歲時家裡被日本人佔據,

原本15人的家庭,剩下半數8人,

十六歲時,毅然決定從軍,因為即使不從軍,也會被日本人抓去當軍伕,

從此打了十幾年的戰爭,1945抗日戰爭結束後,緊接與中共對打,

戰爭時口渴喝的田溝水,

不是田邊植物所染的青綠色,而是人血混雜的淺褐色。

 

國共內戰末期(1949年),爺爺所待的軍隊原在山東駐守,

中秋前夕,突被以飛機載至至海南島支援,

原本軍中還準備過中秋的伙食,還來不及被享用,就得再上戰場。

天還未亮,戰爭已經開始,

爺爺說,中共軍隊有12萬人,我軍對外號稱8,9萬人,實際只有6,7萬人。

敵軍以1萬人進行包圍,剩餘11萬軍隊與我軍撕殺,

子彈打到頭盔,凹下之處能清楚可見國徽被打飛,

爺爺笑著說,僅需幾公氂,就無法再和我在火車上對話,

這次死神與他擦肩而過,讓他能夠在現在還能看到沒有戰爭,尚且和平的生活。

同伴們死的死、傷的傷,

爺爺將死掉的屍體蓋在身上,混雜血跡裝死,

中共兵過來踢一踢沒反應就離去了。

爺爺說,即使是敵軍,但仍是有人性的,

宣告投降者收容,換上平民服流亡也不追殺,

於是他夜裡起身後逃往民宅,敲門肯求洗去一身髒血,換上一套平民衣服,

答謝後離去,因為留下也會拖累對方。

 

民國38年,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灣,

爺爺隨軍隊來到台灣安家立業,官至上校

(他說肩上三朵花,回家查才曉得原來是上校等級!!!)

現在兒孫滿堂,兒子唸到台大醫學系畢業,現在替女性服務,專任婦產科,

女兒也是任職醫學相關,內孫四個,外孫三個,

他非常惜福,珍惜現在的生活,

爺爺不斷重覆說了2件事,

一是不論現在的政府的執政黨為誰,千萬避免戰爭,

他親眼看過戰爭帶來的影響,不止國家軍隊,人民生活都會受到戰禍的牽連。

第二件事,他曾在佛陀島時,一個佛家的師父告訴他,不要殺生,

並且盡你的能力去做能夠幫助別人的事,

即使一點點,只要做一點點對他人有益的事也好。

爺爺說,戰場上沒辦法不殺生,但戰場下,他願意多做一些有益別人的事。

 

很喜歡這個爺爺,

面容乾淨、談話親切,眼神充滿真誠與智慧。

我問他,現在的時代,很多人對政治冷漠,國家沒有凝聚力與參與心,

感覺不像以前,人人願意為國家貢獻一份心力。

爺爺說,並不是從軍或參與政治,就是為國家,

只要做好自已的工作,每個人一定有一點比較擅長的事,

比如說,在你的工作,專注其中,發揮自已的能力,

工作與興趣,不一定能並存,但在工作上,

你需要敬業,專注工作,就可以為這個社會帶好的影響,

這就是為國家盡一份力。

 

 

聽了之後心想,

雖然很多人對國家不認同,但沒有國哪有家,

即使對政治、國家無感,但為了自已生活的環境,

當你願意多做一些些的好事,對自已的工作負責,就可以影響這個社會很多,

讓人生有更多好的事發生,讓更多的快樂發生。

 

台南站到了,車上我與爺爺互相道別,另外與朋友一塊下車,

離開時沒有互留通訊,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感覺就像是一場夢,經歷了一段歷史,不切實際,

但卻令我一輩子無法忘記,

感謝這些過去為了國家打拼的人,感謝他們在自已的時代努力生活,

不論政治黨派,他們都在那個時代努力過,才能創造現在生活的基礎,

讓我們身處和平的環境。

 

這一代,我們也應該努力的生活,認真的對自已負責,

創造下一代的環境,也為了現在有更美好的生活。

 

希望下一次,還能有緣再見到他。

 

 

備註:

1.雖然爺爺全程說國語,但畢竟還是有口音在,加上不好意思手寫筆記,所以有關確切年代、日期,都盡量不寫出,以避免錯誤。

2.爺爺描敘海南島戰役經過,有興趣深入了解的可參考第二次國共內戰的描敘。

3.說到戰爭,忍不住分享一下GACKT唱的這首episode.0,

歌曲前半描敘一個為了夢想取得天下的狂人,

而後描寫後悔與思念故鄉之情,最後才發現和平安穩才是心中真正所追求的。 

;

創作者介紹

尋梅遊記

梅洣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